19ddtv.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明星校园 » 幼兒園的裸體阿姨

幼兒園的裸體阿姨
上一篇:校園的浪貨下一篇:校園妓女

今天真是累死了,去幼兒園頂班做了一整天的老師。 現在的我已幾乎虛脫

了--並不是因為去頂班看著那群小屁孩而感到疲憊,而是因為在上班的過程中

我可算是完成了一項前無古人的壯舉。



幾天前,阿芬那個騷貨說有事要到外地出差大概一個星期,好像是為了去招

聘還是什麽的,讓我給她頂個把星期的班。 一個幼兒園阿姨還要出差到外地招

聘,年後的用工荒真的這麽嚴重嗎? 不過也難怪,私立幼兒園的待遇始終沒公

立的那麽好。 我想剛過年不久,公司最近還沒什麽Job可讓我接,於是我就答應

了。 阿芬是我初中的同學,也是我的好姐們,一個土生土長的廣州妹,初中畢

業後就沒再念高中而去考了幼師,如今則是一位幼兒園的阿姨。 雖然很多外地

人都對廣東人有偏見,說廣東人長得醜,可是如果有哪個男人見到阿芬不會心動

的話那他肯定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那個騷貨雖然沒本姑娘長得那麽漂亮,身

材也沒本姑娘的好,可是誰也不能否認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頂班做幾天臨時工還要接受過培訓才能上崗,怎麽搞的?」百無聊賴的我

在開小差時忽然心念一動:能不能赤身裸體地給一群小孩上課呢? 想到這裏,

我的心一直在狂跳,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理智! 這樣一定會被家長投訴的,而

且很可能會毀了幾十個孩子呢! 可是不知為什麽,心裏一旦有了這樣的念頭就

再也抹不去了,越是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往這方面想心裏越是躍躍欲試。 最後我

給自己極為激烈的思想鬥爭打了個圓場:先做好準備,到時再看情況來做決定。



如何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赤身裸體卻又不引起圍觀呢? 當然是學歐美那些

「鬼妹」一樣,在赤裸裸的胴體上畫一件衣服--沒記錯的話外國人好像管這叫

「人體彩繪」吧? 雖然以前也曾有過類似的經曆,不過那時只是在城中村裏行

人稀少的街巷,而且是在深夜,而如今在光天化日之下繪上一身色彩就在在幾十

雙小眼睛前面展示光溜溜的裸體,能行得通嗎? 不過那些小屁孩什麽也不懂,

估計應該看不出來吧? 不管了,還是那句話:到時再看情況來做決定!



今天天沒亮就起了個大早,光溜溜地從被窩裏鑽出來準備一天的工作--其

實是準備裸露的事宜。 洗漱完畢後,在梳妝鏡前調好顔料開始在身上作畫,由

於之前已畫過很多遍,所以這一次畫得並不生疏。 我原想在身上畫長袖衣褲的

--畢竟面對的是一群小孩,還是「保守」一點好。 可是又擔心長袖衣褲的領

口、袖口等部位畫得不像,容易被人看出破綻,只好作罷。 於是像以往一樣,

畫一件緊身上衣加一條牛仔熱褲。



穿上一件及踝的長大衣出門,裏面是真空加一身的顔料--連內衣褲也沒有

(雖然我有很多很漂亮很性感的乳罩和小內內,可是從來也不怎麽穿的)。 來

到幼兒園,已經稍稍有些出汗,春節才剛過不久,天氣怎麽忽然變得這麽熱了?

我擔心顔料掉色,連忙來到廁所脫去長大衣(也是身上僅有的一件衣物)對著

鏡子細細檢查一遍,還好,我的作品沒有損毀,這下看來我可以實施我的大計啦





上午八點整,幼兒園的李園長把我帶到一個課室,裏面早已坐著幾十個小孩

了。 幸好這個是中班,都是三四歲的孩子,估計已用不著給他們換尿布清理糞

便什麽的了。 我一跟著李園長走進去,男的女的幾十雙小眼睛齊刷刷地看著我

,李園長介紹道:「小朋友們,因為張老師有點事要到外地出差十天,這段時間

就改由這位黃老師來給你們上課……」說到這裏,整個班的孩子一起歡呼起哄:

「哇!」個個高興得不得了,我心裏美滋滋的:這些小屁孩還挺會逗人開心的。

難怪阿芬那個騷貨這麽喜歡做幼師了。



園長走後,所有孩子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我開始緊張了,身上這件

長大衣脫不脫好呢? 不脫的話那我的一番心思就白費了,可是脫掉的話被這些

小屁孩看出來我裏面真空怎麽辦? 正猶豫間,一個小女孩忽然舉手說:「姐姐

,我好熱,把風扇打開吧?」我忽然好像找到了脫衣的理由一樣,解開長大衣上

的鈕扣,一咬牙,「唰」地一下把身上的長大衣脫了下來,笑眯眯地道:「嗯,

老師也熱呢!」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明顯感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如果此時孩

子們大聲起哄「哦--黃老師沒穿衣服!」那我就完蛋了。 先把長大衣收進櫃

子裏,然後走到電開關處把課室裏所有的風扇都打開。 在整個過程中我一直留

意著孩子們的反應,見他們並沒什麽異樣我心裏才舒了一口氣,看來他們沒看出

來。 當電風扇開始轉動送來徐徐涼風滑過我身上裸露的肌膚時,那種感覺太美

妙了,就像一個深情的戀人那溫柔的愛撫,從來沒試過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對著幾

十個小孩脫個精光,想到這裏,我感到下面有點濕潤了。



第一節識字課,兒童教材上的都是一些很簡單的漢字,對我來說一點難度也

沒有,可是要讓面前這群小屁孩記住那就得花不少口水和心思了。 我一遍又一

遍地講解著各個漢字的寫法、讀音、意思和區別方法,全裸著胴體站在小黑板前

邊寫邊講,躬身撅起光溜溜的屁股對著孩子們寫完板書之後,當我要轉過身來面

對孩子們講解時,身體居然帶動著乳房輕輕地甩了起來,雖然幅度很小,可是我

卻很敏銳地感覺到,我臉一紅,偷偷地瞄了孩子們一眼,還好,他們沒發覺我轉

身時被輕輕飛甩後乳房那微微的顫動,於是我放心了,在寫板書和講課的過程中

,轉身的力度越來越猛,乳房被甩動的幅度越來越大,顫動得也越來越厲害,而

孩子們卻一點也沒注意,依舊在聚精會神地聽課,我得意地笑了,心情不禁愉悅

起來,整堂課講得很生動,我也從沒試過這麽舒服、這麽爽!



下課了,我剛在凳子上坐下想休息一會,孩子們卻一擁而上,把我重重圍住

,有幾個小孩甚至已經把小手搭在我的大腿、腰身和背上了,我身上不掛寸縷地

裸露著的肌膚被一雙雙小手拍得「啪啪」直響。 對孩子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我

有點手足無措,雖然他們一點機心也沒有,可是這麽近的距離如果被他們覺察到

我根本沒穿衣服而只是在身上畫著顔料真不知該怎麽辦。 幸好孩子們根本沒留

意到小手撫摸著的只是風乾在我赤裸裸的胴體上的顔料而不是衣物,一個個搶著

對我問長問短、問這問那的,非常熱情。 我發現男孩子都比較見外地稱呼我「

黃老師」,而女孩子們卻都無比親昵地「姐姐」「姐姐」對我叫個不停,可是他

們到底問了什麽我就沒聽清楚多少了,只覺得有一群小鳥在「叽叽喳喳」地叫著

,嘈得我的耳朵「嗡嗡」直響,只好溫柔地望著他們,臉上帶著甜甜的笑。



下一節是圖畫課,阿芬早就給他們出好了題目:照著老師來畫畫。 既然阿

芬去了出差,由我來頂班,那現在畫的當然是我了。 如今我可是赤身裸體地讓

一群小孩寫生啊,不知這群小屁孩算不算是年紀最小的裸女寫生者呢? 想到這

裏心裏又興奮起來。 我一絲不掛地在孩子們身後慢悠悠地走著,逐個逐個地看

他們畫,孩子們畫得可認真啦,時不時擡起頭來看看我,然後又低頭繼續畫。

走到一個小女孩身旁,我俯下身去打算仔細看看,不想一對豐滿的乳房垂掛了下

來,我又慌了,雖然整對乳房都被我用顔料塗成類似衣料的顔色,可是兩個如此

飽脹的肉彈子吊在這裏晃悠晃悠,那形狀是誰都看得出來的。 我連忙站直身子

想離開,可是看那小女孩依舊在埋頭作畫,好像根本沒注意到,我的膽子又大了

起來,「本姑娘如此碩大、完美、誘人的一對豪乳跟你就近在咫尺,你這個小妮

子居然視若無睹?」想到這裏,我調皮地一笑,又俯下身去「看她畫畫」,可是

這次我用點勁故意輕輕地搖動著上身,任由我的那對大乳房像鍾擺一樣在那小女

孩的臉側輕晃。 「不是吧,這小妮子畫畫真的如此聚精會神?好,我再來!」

我的上身晃得越來越用力,乳房搖擺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終於,「啪」地輕輕

一響,我的乳房一不小心撞到小女孩的臉上了! 我吃了一驚:糟了,穿幫了!

可是那小女孩只用眼角瞟了一下我那對因為搖擺幅度過大而還沒完全停下來的

乳房,然後繼續緊盯著握住蠟筆的小手,接著畫。 我松了一口氣:學習認真的

孩子真可愛! 呵呵,老師們都喜歡在學習時絲毫不分心的孩子啊--尤其是我

這麽個在幼兒園裏一絲不掛的阿姨。 快下課了,我把孩子們的畫都收上來看,

臉上不禁又滾燙起來。 這些小屁孩把我畫得……真是……雖然在身上都塗有衣

服的顔色,可是胸部很明顯伶伶仃仃地有一個大球體隆了出來,恰似我那對乳房

的形狀(畫別的又不見你們畫得這麽像),屁股那裏也畫得特別高特別翹,身材

玲珑妙曼、凹凸有致,這分明就是一個裸體女人的身影嘛! 小少爺、大小姐們

啊,你們畫的這像是一個穿著衣服的阿姨嗎? 被園長和阿芬看到真不知他們怎

麽想!



這時快到中午了,在吃午飯前還有一節唱遊課,這就更難不著我了,我全裸

地坐在鋼琴前面,揭起鍵盤蓋開始邊彈邊唱,那些小孩在我身後坐成一排排,最

近的一個離我一米都不到,而我光滑的背部和圓潤的屁股就正對著這群乳臭未乾

的小屁孩,想到這裏,我心裏又激動起來,身子又不禁隨著彈琴的節拍左後搖晃

著。 可是那些小朋友卻似乎無心欣賞我裸露在他們面前的妙曼胴體,一個個拍

著小手跟著我唱歌。 孩子們越唱越高興,到最後竟手拉手地把我圍在中間轉起

圈來,我也進入了近乎忘我的境界,雙手在頭頂塑出優美的姿態,盡情地扭動著

一絲不掛的腰肢和隆臀,修長的美腿也踏著妖豔的舞步--我都忘記了自己此時

的身份是一位幼兒園阿姨了,一心只想把自己最性感最誘人最火辣辣的一面展現

出來,孩子們也依舊手拉手地圍著我轉圈,個個臉上都是興高采烈的表情,在我

看來就像是一朵朵追隨著我綻放的向陽花。 跳得正高興時,我忽然驟眼掃見窗

外有一個人影,一個穿著花衣服捲著波浪發型還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中年婦女,

一看那衣著和發型我就猜到是李園長了,我心裏又吃了一驚:孩子們沒看出我全

身赤裸地給他們上課,可是李園長是成年人啊,一個成年人怎麽會看不出我身上

什麽也沒穿呢? 想到這裏我背脊骨都涼透了,豆大的汗珠開始從額上冒出來,

我感到李園長的眼光正疑惑地打量著我絲毫沒有衣物遮擋而只畫著彩繪的背部、

感覺到她漸漸變得銳利的目光在我實際上一絲不掛的裸體上面上上下下地掃視。

可是當我轉過臉去時,看到的卻是李園長慈愛的目光和滿臉的笑意,原來這是

園長例行的課間巡視,她每天都會不定期地到各個課室看看老師和孩子們上課的

情況。 當李園長看到我在一群毛頭小孩的簇擁下起舞、孩子們也圍著我手舞足

蹈時,意識到他們都很喜歡我,十分滿意地笑了,當我們四目交投時,她向我點

了點頭表示打招呼,眼中滿是贊許之意,我也連忙在唱歌和跳舞之余向她點了點

頭致意,李園長見我跟孩子們相處得如此和睦,放心地走了,目送園長離開後,

我暗暗舒了一口氣,看來李園長沒有發現我的「秘密」。 於是扭動著自己光溜

溜的胴體迎著涼風舞動得更起勁了。



午飯時間到了,我讓孩子們在位子上坐好,穿上早上帶來的長大衣便到廚房

去打飯。 我原本打算什麽也不穿就這麽去的--反正也裸了一個上午了,剛才

李園長巡視課堂也沒發覺什麽。 可是轉念一想,還是算了,剛才可能離得比較

遠,李園長沒看清我穿沒穿衣服那是僥幸,可是到了廚房,如果讓那些女工近距

離地一眼看出了我的裸體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廚房的阿姨幫我把飯運到課室裏

便離去,我也不忘先脫去了身上僅有的一件長大衣,再次露出只繪著顔料的裸體

,然後才一個挨一個地給孩子們分飯和菜,涼飕飕的微風再一次輕撫著我每一寸

肌膚,感覺特別酣暢,我竟忍不住哼起歌來。 看著孩子們一個個在低頭吃飯,

我光著身子在課室裏走來走去。 怎麽回事? 本姑娘這麽個貌若天仙、身材火辣

辣的大美女就裸身在身旁翩翩而過,這些小屁孩居然頭都不擡,難道一個一絲不

掛的「煙煙大美人」--我對你們的吸引力還不及一碗煮得稀巴爛的米飯? 我

嫣然一笑,雖然沒有人注意到我,但我還是故意笑得很嫵媚很醉人,就這麽光著

只繪著顔料的身子,挺著一對豐滿的豪乳、扭著纖細的腰肢、款擺著嫩滑的肥臀

,在小餐桌與小餐桌之間的小走道裏走起了貓步,那種感覺甭提有多刺激了。

等孩子們吃過飯後,我把他們用過的餐具一整筐擺在課室門口等廚房的阿姨來收

,我躊躇著:在等女工們來收餐具的這段時間穿不穿上衣服好呢? 最後還是決

定--不穿了,這樣才刺激! 而且阿姨們想必在門口拿了餐具就走,有誰會無

緣無故地踱進來呢? 我一邊忙著給孩子們擺床鋪,一邊不時偷瞄著門口,生怕

廚房的女工們真的會走進來找我。 果然,她們在門口提起那一筐餐具放到手推

車上就推著走了,連看也沒朝課室裏看一眼。 我的心情一下子又輕松起來,一

邊俯著裸露得一覽無余的身子布置床鋪,一邊夾著哼唱的節奏搖擺起香軟肥美的

屁股和甩蕩著倒垂在身下的乳房。



安頓好孩子們上床以後,為了不影響他們睡覺,我把課室裏的燈全關了,把

所有的窗簾也放了下來,只打開前門透氣。 外面還是陽光明媚的中午,室內卻

昏暗得幾乎要面對面才能看清對方是誰。 正在百無聊賴中,門口又出現了一個

身影--李園長又來巡視了,這次我一點也不緊張,剛才課室裏通透明亮時李園

長都沒發現我赤身裸體地在孩子們中間跳舞,現在課室裏的燈都關了,窗簾也全

放了下來,我在裏面看她看得一清二楚,但園長在外面看我肯定只能大概見到有

個人坐在那裏,根本不可能看到我身上什麽也沒穿的。 李園長依舊微笑著對我

點了點頭,我也對她點頭表示打招呼。 可是李園長這次並沒有馬上離開,還是

站在那裏望著我微笑,看樣子似乎想讓我出去跟她閑聊。 我緊張了,如果李園

長向我招手的話我就非出去不可了,怎麽辦呢? 這時她還是站在門外看著我微

笑,想讓我出去陪她聊天的意思已經越來越明顯了,可是我怎麽敢這樣一絲不掛

地走出去呢? 所以只好也看著她微笑,希望她快點離開。 可是在最危急的關頭

往往都是事與願違的,李園長見我沒有出去的意思,便自己走了進來,我幾乎嚇

得魂不附體了,早知道這樣我剛才就先到櫃子裏把衣服拿出來穿上再出去了,此

時李園長已經進了課室,正朝我走過來,數來也不過五六步遠,現在想去穿衣服

穿已經不可能了。 事到如今,只好聽天由命吧! 當李園長離我還有兩三步遠的

時候,臉上還是帶著微笑的,我估計李園長剛從外面陽光猛烈的地方走進這昏暗

的課室,她的眼睛應該沒有這麽快適應過來的,也就是說,這時她還沒看清楚我

身上根本不著寸縷。 我一咬牙,決定賭一把,會不會被發現就看這一著了! 急

忙把自己身後的一張凳子挪到李園長這邊,有意無意地放在離我還有一兩步遠的

距離,而且把它放得靠前一點。 李園長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已經大氣也不敢出

了,她又對我點了點頭以後便在凳子上坐下。 因為我是面對著小孩的床鋪坐的

,於是李園長也很自然地跟我朝著同一個方向來坐,看著李園長坐在被我刻意放

在前面的凳子,我也悄悄地把凳子向後挪。 這樣,我跟李園長看來像是並排地

坐,可實際上是一前一後地坐著。 她果然沒發覺什麽,我暗暗捏了一把汗,我

現在是處於極度危險的境地,如此近的距離,李園長隨時都可能看出我胴體上光

溜溜的曲線的。 閑聊的話題一直圍繞在我身上:我今年多大啦、能不能適應這

工作啊、在哪裏讀書啊、上大學辛不辛苦啊、家裏父母怎樣啦……李園長真是個

好領導,對我的一切都十分關心,噓寒問暖關懷備至。 可是在整個過程中,我

並沒有感到絲毫的溫暖,赤裸裸的身上每一根神經都繃得緊緊的,如果被園長看

出來那我就完了。 所幸李園長一直都面向孩子們的床鋪坐著,並沒有回過頭來

看我。 就這樣過了大半個小時,李園長起身要走了,已經使我透不過氣來的緊

張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下,李園長邊轉過身來邊說道:「好啦。小黃啊,我到別處

去巡巡看,你有什麽問題盡管找我好了,你今天的表現很不錯!」說到這裏,我

剛剛才放下的心又一次提了起來:如果李園長為了表示鼓勵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那可不得了了! 畢竟我身上現在只有顔料而沒有任何衣物啊,她只要把手一按

下來,感覺手感不對--原本應該有衣服遮蓋的顔料上如今只有只有光滑細嫩的

肌膚,那我今天的所作所為就要被公諸於眾了! 幸好,李園長並麽有把手搭上

來,只是又對我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



李園長離開了之後,我長長地舒了口氣,今天從來沒感到過如此的輕松。

看著孩子們個個都睡得無比香甜,僅僅在熟睡中才會有的那均勻、細微的呼吸就

像一段又一段催眠曲的旋律,坐著坐著,不覺睡意襲來了。 反正還有多余的床

位,睡一覺吧? 可是如此寶貴可供我裸體的時間怎麽能浪費在睡夢中呢? 反正

我從來都是裸睡的,用不著在這裏嘗試。 此時我的肚子也「咕咕」直叫了,也

許是要照顧小孩子的消化能力吧,那些米飯煮得像米糊一樣稀巴爛,菜也煮得軟

綿綿的,一點口感也沒有,我最不喜歡吃這種飯菜了,所以中午我根本沒吃,只

顧著在孩子們的餐桌之間挺胸扭腰擺臀走貓步,展示自己在孩子群中一絲不掛的

身體。 我於是到處找找,看看有沒有吃的,一打開櫃子就看見了有幾包康師傅

鮮蝦魚板面,這是阿芬的最愛,而我也挺喜歡這個口味的,我拿著方便面歡喜得

一蹦三尺高:「騷貨,我愛死你啦!」再次落到地面時,碩大的乳房和豐肥的屁

股還被我身子下墜的余勢震得不停顫動。 看著外面的陽光依舊明媚,可是午後

的操場卻寂靜得出奇,我估算著這時李園長應該已經巡視完回到園長辦公室休息

了吧? 我忽然又有了一個膽大的想法:既然園長、老師和孩子們都午睡了,我

何不試一下全裸著到廚房裏找開水來泡方便面? 這個想法一冒出腦海,我的呼

吸不由得急促了起來,這裏可是三樓啊,幼兒園的最頂層,廚房在操場的另一邊

呢,這樣走去太危險了! 可是另一個聲音又在耳邊響起:不怕,現在整個幼兒

園的人都午休去了,走廊上、樓梯上、操場上空無一人,誰會看見你沒穿衣服?

再說,剛才李園長就坐在身邊不也沒事嗎? 「好,豁出去了!」我把自己穿的

長大衣裝進膠袋裏,拿著泡面出去了--這裏是幼兒園,全裸著在校園裏瞎逛被

人看見是死定的,帶上衣服出去總會安心一點,哪怕被人發現後根本來不及穿上

。 上下樓的樓梯是修在建築物外面的,我走下去的時候四周根本無遮無擋,再

加上這個幼兒園就在馬路邊,在樓梯上靠著圍欄,可以看到校園外面的馬路和人

行道上車來人往,好不熱鬧。 這時人行道上只要有誰一擡起頭就能看到一個全

裸的我了,雖然明知離這麽遠他們是不可能看得清我身上的到底是衣服還是顔料

,可是這種感覺也好奇妙、好刺激! 兩個無比豪放的大乳房伴隨著踏下的每一

級樓梯而一抖一抖的,屁股上肥美的臀肉也跟著我的腳步而震蕩出歡快的韻律。

到了一樓,赤身裸體的我便往廚房走去,期間我還不忘偷偷看了傳達室一眼,

沒動靜,估計門衛劉伯伯也在午休。 這下我更放心了,幾乎是一蹦一跳地穿過

操場,我的乳房也在胸前跟著一跳一跳的。 來到廚房,我先探頭偷偷往裏面看

了看,一個人也沒有,於是我便肆無忌憚地走進去,邊走還邊扭著屁股擺著腰、

繼續輕輕地把微微顫動的大乳房往左右兩邊甩來甩去,好不得意! 用熱水把面

泡開以後,又赤裸著全身坐在廚房裏吃了個飽。 吃完之後,心想現在離幼兒園

規定起床的時間還早,我不如在校園裏到處走走吧--當然還是沒把我隨手帶出

來的衣服穿上,就這麽全裸著在校園裏到處亂逛。 約摸著逛得差不多了,估計

幼兒園規定的起床時間快到了,我才意猶未盡地回到了原來的課室。



這裏規定午睡起床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半,孩子們睡醒了之後很自覺地自己收

拾好床鋪,然後便是半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 我伸手到背後摸了摸自己光溜溜

的屁股,手感很好,光滑而富有彈性,而自己的屁股也被摸得說不出的舒服,我

忽然又有新的、而且是更大膽的念頭了:剛才已經全裸著在外面走了一圈了,現

在我就這樣帶著這群小屁孩出去玩應該也不會有問題吧? 說幹就幹,我還放在

屁股上的手把自己如凝脂般滑膩的臀肉用力地捏了一下,算是下定了決心。 完

全暴露在空氣中的大屁股被捏過的地方隱隱還有顫嘟嘟的質感。 因為上次帶著

衣服出去根本用不著,而且要照顧著這一大幫毛頭小孩,如果有人發覺了我沒穿

衣服也根本來不及把它穿上,所以這次我決定:把自己的長大衣留在課室裏,不

帶出去了! 讓孩子們排好隊,一起來到了操場。 我面對著孩子們把手收在背後

,微微地彎下腰問道:「小朋友們,你們想玩什麽遊戲呀?」這回我的上身並沒

有刻意在搖晃,可是胸前那對在我看來無比顯眼的巨乳依舊在風中蕩啊蕩的。

那些小朋友居然普遍都喜歡玩「麻鷹抓小雞」,我於是選了一個男孩來做麻鷹,

我自己做母雞,而其余的小孩則扮演我要保護的兒女--小雞。 等到一大隊的

小屁孩轉到我背後時我才記起:我沒穿衣服呢,哪有衣腳讓他們拉啊? 可是這

時已經由不得我多想了,排在第一的那個小女孩在我繪著「緊身衣」的背後摸了

幾下,沒能把衣服掀起來(當然了,我根本什麽也沒穿) ,於是便把小手搭在

我腰部的兩側上,按住盆骨的位置--多可愛的小朋友啊,摸到的明明是我光潔

滑膩且富有彈性的屁股而不是粗糙的牛仔布質地,可是居然也沒覺察到有什麽不

妥,老師真是愛死你們啦! 就這樣,我赤裸著全身張開雙臂,保護著自己的「

子女」,時刻注意著「麻鷹」襲來的方向而隨機應變,我的那對乳房此時更是隨

著我忽左忽右騰挪躲閃的身體而甩得雜亂無章,偶爾兩個乳房「吥」地碰在一起

,激蕩起酥酥麻麻微微發癢的感覺,讓我如癡如醉,而孩子們也玩得很開心,一

群小孩子躲在我身後,一條隊伍跟在我的屁股後面左右擺動,身後那個小女孩呼

出的氣息一下一下地噴在我的後腰和屁股上,有幾次甚至正好吹到屁眼上,我刺

激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左右搖擺著屁股,兩瓣肥美的臀肉也跟著我的身體不時

在臀逢上碰出極其輕微的「啪啪」之響,雖然在我和孩子們那歡笑聲的掩蓋下顯

得極其輕微,但兩瓣肥臀每一次的碰撞我都能真切地感覺得到。 整個操場都喧

囂著我和孩子們忘乎所以的尖叫和歡笑。 此時幼兒園的大門外已有不少家長在

等著接送小孩了,他們也被我們玩遊戲的歡笑聲所吸引,紛紛向這邊望來,可是

距離這麽遠,他們只能看到一個幼兒園阿姨帶著孩子們在玩「麻鷹抓小雞」的遊

戲而根本沒看出陪孩子們玩耍的阿姨居然是一絲不掛,我玩得更加肆無忌憚了,

更賣力地甩著乳房、扭著屁股。 扮演麻鷹的那個小男孩好像叫陳捷軍,是一個

不肯服輸的倔強小子,只見他左追右趕的,始終沒能突破我這具裸體的封鎖,我

暗想恐怕我的這雙巨乳早已把這傻小子晃得眼花缭亂了吧? 我得意地在偷笑。

只見陳捷軍停下來稍稍歇了一下,又卯足勁向我們發起進攻。 我心裏盤算著:

還是讓讓他吧,這男孩的性格這麽倔強自尊心一定很強的,如果無論如何也捉不

到,那他很可能以後都會對自己失去信心的。 正想著,陳捷軍忽然腳下一絆倒

,身體一下子失去平衡,竟整個人撲進了我的懷裏、一臉撞在了我兩個還在亂甩

的大乳房上。 哇,痛死我了,這小子的頭真硬! 但我也顧不上自己的乳房了,

立刻扶住陳捷軍關切地問道:「怎麽了?軍軍,你沒事吧,碰著哪裏了?」陳捷

軍擡起頭來看著我:「黃老師,我沒事。」然後還一臉天真地笑了笑:「只是感

到軟綿綿的,一點也不疼。」我臉上頓時火辣辣的:「真該死,胸前這兩大團肥

肉!害我又在這群小屁孩面前難堪了。」這時其他小孩已經圍了上來:「小軍,

你沒事吧?」「小軍,走路要小心點啊!」「對呀,以後不要再這麽大意了。」

「小軍,你剛才撞到什麽了?」「真的是軟綿綿的嗎?」「姐姐,那軟綿綿的

東西到底是什麽啊?」我慌忙打斷道:「小朋友們,閱覽小課堂的時間快到了,

我們該回課室了!」「哦。」孩子們雖然答應了,可是可以看得出他們其實很不

情願。 為了讓他們打起精神來,我又把手藏到屁股後面,面向著孩子們微微彎

下腰,左右轉動著上身說道:「小朋友們,我們現在先回去,明天黃老師再陪你

們玩好不好啊? 」我做這個動作原本只想把自己裝得可愛點,好跟孩子們更容

易地溝通,沒想到我的乳房又隨著上身的轉動而輕輕地甩了起來,為了不讓這些

小屁孩繼續注意著我的乳房,我馬上把手拿到前面來,一下子把它們握住,這才

讓它們立刻停止了擺動--我的一只手居然也無法完全握住自己的一個乳房。

雖然孩子們個個都天真無邪,可是掛在我胸前的這兩個大肉球一直在晃啊晃的,

他們真會看不見才怪呢! 之前,公司的男人或者校園裏的男生在背地裏甚至當

著我的面很輕佻地叫我「大波妹」時,我總是氣鼓鼓地狠狠瞪他一眼,可是心裏

卻美得不得了。 但如今我卻因為這一對讓所有雄性動物都垂涎欲滴的「大波」

而被一群小屁孩搞得哭笑不得,看來「大波妹」就是不適合做幼師啊! 如果真

是這樣的話,估計阿芬那個騷貨也該被炒鱿魚了……想著想著,我又樂了。 孩

子們聽到我說明天再繼續玩,頓時又興奮起來,高聲應道:「好--」當我的雙

手離開了乳房之後,我忽然看到自己的手掌被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顔料,這時我才

發覺,經過一段時間的瘋玩,此時的我已經香汗淋漓。 「糟了,顔料要掉色了

!」我暗暗吃驚,要知道此時幼兒園的大門外已經擠滿了越來越多的家長,在操

場裏不遠處也有幾個阿姨分別帶著一群小孩在做遊戲,而劉伯伯也在傳達室附近

不知在幹什麽,如果這時我身上的顔料褪去了,露出原來白皙光潔的肌膚,那豈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這裏有個全裸著身體來帶小朋友的幼兒園阿姨? 草草點過

人數以後便馬上帶著孩子們回課室,幸好從一樓上到三樓,再從樓梯口經走廊走

到課室,一直都沒有遇到什麽人。



進了課室以後,孩子們到圖書角每人拿了一本書在桌前坐下來看,剛才還玩

得忘了形的小孩現在已經一個個坐好在桌子前認真地看書,課室裏除了電風扇轉

動之外,靜得一點聲音也沒有。 這些小屁孩雖然貪玩,可是也很乖。 哈,阿芬

那個騷貨調教小孩還真有一套! 我拿著小鏡子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檢查了一遍,

顔色並沒有褪得太嚴重,只是有很多地方都花掉了,仔細看來完全赤裸的胴體上

已不像是穿著衣服了。 剛想去把長大衣拿出來穿上,可是一看,整個班的孩子

沒有一個人把注意力放在我光溜溜的身體上。 「反正還有不到半個小時就放學

。算了,還是不穿了。」此時我唯一擔心的是李園長又來巡堂。 本來只要穿回

衣服就大可放心了,可是不知為什麽我就是不願去穿--在課室裏對著一大群小

屁孩赤身裸體似乎已經裸上了癮。 我依舊在桌子與桌子之間的過道裏走來走去

,並不是在督促孩子們看書,只是為了享受這種無拘無束而又刺激的快感而已。



四點三十分,放學的鈴聲準時地響了起來。 我走到櫃子前把長大衣拿出來

穿上,並扣好鈕扣。 不一會兒就有前來接小孩放學的家長走進課室了。 「爸爸

--」「媽咪--」那些小屁孩一個個飛奔著投入父母的懷抱,高興得不得了。

我一件扣緊了鈕扣的長大衣把裏面全裸的身體裹得嚴嚴實實,很端莊地站在那

裏,微笑著看著家長們一個個地來接孩子放學。 有的家長已經發現今天的老師

換人了,於是過來向我了解。 「該怎麽稱呼您?」「張老師到哪裏去啦?」「

我寶寶今天乖不乖呀?」「要麻煩您費心看著我這小淘氣鬼,黃老師您真是辛苦

啦!」……對家長們的話我也一一作了回應,雖然此時我的長大衣裏面就是真空

的裸體,可是既然為人師表,那在家長面前還是應該盡可能表現得正經一點的。



等孩子們都被家長一一接走,我又跟李園長交接好今天的工作、收拾妥當後

才離開幼兒園。 回到家我立刻脫個精光洗乾淨身上殘留的顔料然後才跟以往一

樣全裸著做飯、用餐,十分惬意--還是家裏好,可以赤身裸體無拘無束卻又毫

無後顧之憂!



現在,我正在QQ上向阿芬「彙報」今天的工作情況,坐在電腦前的我身上依

然是一絲不掛。 我和阿芬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共同愛好,所以雖然上完初中以

後她就去考了幼師,而我則上了普高,可是我們還經常相約出去「玩」的。 阿

芬對我今天的工作也十分滿意。 嘿嘿,那個騷貨應該做夢也沒想到我今天做了

一件多麽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吧? 雖然阿芬也經常有裸露的經曆,可是她一定不

敢像我今天那樣,只在身上畫件衣服就一絲不掛地出現在幾十個小朋友面前--

不僅不敢,我很肯定她根本連想都沒想過! 我們又天南地北地聊著QQ,可是我

一直在猶豫,今天的事要不要告訴阿芬呢? 如果瞞著她,那我這麽刺激的全裸

代課經曆就沒人跟我分享了,而且這樣也有愧我們多年來的姐妹相稱;如果告訴

她,那恐怕會把她嚇死,那個騷貨雖然裸露起來很瘋狂,可是有時卻膽小得要死

,如果讓她知道我在她工作的幼兒園裏胡來的話,她非還顧不上穿回衣服就來掐

死我不可!



有了今天的裸體教學經驗,明天我在幼兒園再次脫光光時一定會從容多了。

嗯,很困了,還是早點睡吧。 明天一早起來再給自己設計一件新「衣服」!

呵呵!
上一篇:校園的浪貨下一篇:校園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