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ddtv.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明星校园 » 我與女友小敏在校園里的性生活經曆

我與女友小敏在校園里的性生活經曆

我和小敏是在2003年3月29日晚在電影院裡確定關係的。那天晚上我們第一次接吻了。當然我有過女朋友,談過戀愛,所以不是第一次,但是我知道小敏是第一次,或許我就是小敏的初戀戀人吧。那天晚上我們選擇了在旁邊一個學校的電影院看電影,進去之後找了一個靠邊靠後的位子,因為我們平常看電影也喜歡找那樣的位子。



電影院的感覺大家可能都知道,很黑很有那種氣氛,電影裡邊還會時不時地有一些刺激性的鏡頭。所以我們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後,我抱著小敏,慢慢地親了小敏的額頭,親著小敏的臉,最後我們的嘴唇碰到了一起,吻在了一塊,舌頭伸進了小敏的嘴裡。當小敏的舌頭伸進我嘴裡的時候我會拚命地吸,讓小敏幾乎收不回去。這是第一次,我們親得很投入,很開心。



今天我發現了小敏的嘴唇很敏感,因為當我的嘴唇碰到小敏的嘴唇時小敏像觸電般地往後縮了一下。從此以後,在校園裡空餘時間我們幾乎是形影不離,一有空我們就會找個安靜的地方親熱。我們找遍了校園的每一個角落,我們會為每找到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而興奮,然後情不自禁地抱在一起,抱得很緊很緊,抱很久很久,然後開始瘋狂地吻,吻小敏的嘴唇,把小敏的整個嘴唇都吸進嘴裡,用舌頭碰它。如果是草地上我們會坐下來,讓小敏躺在我的懷裡,讓小敏仰著,那樣親小敏會更方便更舒服,讓小敏壓在自己的腿上抱著小敏整個人會更有感覺。



而且不聽話的手還可以動一動小敏的胸部。



當我第一次動小敏的胸部的時候我發現小敏比我第一次碰到小敏的嘴唇時反應更強烈。這是我發現小敏的第二個敏感區。



記得有幾次晚上我們站在公園裡的樹林裡,抱著小敏一邊親小敏的嘴唇一邊摸小敏的胸部,兩個敏感區同時接觸,不到十分鐘,小敏開始瘋狂了,我感覺得到小敏抱著我越來越緊,手上的力氣感覺卻越來越小,因為小敏站不住了,小敏開始往下蹲。喉嚨裡邊發出了一種讓我非常興奮的聲音,聲音也是越來越大。甚至還不停地叫著我「阿強,快點!……阿強,快點!」這時我會不顧一切的摸小敏的胸部,吻小敏的嘴唇。直到我的下邊實在是受不了了,簡直就快要脹壞了的時候或者我的手實在是太累了,我會輕輕地要求寶寶,能不能幫幫我,我也想要你動動。



開始幾次小敏怎麼也不願意,我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我們都還是學生,小敏才大一,而且沒有談過戀愛,更不可能碰過男人隱私的地方。當我讓小敏碰的時候小敏肯定要緊張要猶豫要害怕等等什麼複雜的心情都會有的。但是畢竟我們天天在一起,而且小敏償過我摸小敏吻小敏的感覺,肯定是舒服,所以小敏天天會想要,天天會想和我一起,天天讓我摸小敏,直到小敏瘋狂。連續好幾天都是我幫小敏動,動完之後小敏知道我也好難受,很想小敏,很希望小敏也能像我一樣撫摸我的那些敏感地帶。



終於,也是在那個公園裡的另一個隱蔽的地方小敏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其實我的jj早就像鋼筋般地盯著褲子,但是當小敏的手解開我的皮帶碰到我的小腹時,我醉了,我瘋了。因為我的小肚子感覺到了那幾個涼涼的手指頭,我深愛著的女朋友的手指頭已經慢慢地慢慢地就快要碰到我的最敏感最神聖最興奮的地方了。



小敏碰到了,摸到了,感覺到了,小敏還告訴我,好硬啊,怎麼會這麼硬啊?



小敏在周圍撫摸了幾下之後索性就直接將我的jj,硬硬的jj,燙燙的jj握在了手中。但是小敏不知道前後推動我會很舒服,小敏不知道手淫是怎麼回事。這時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也已經陶醉了。同時也很失望,因為小敏只是握著輕輕地握著,小敏怕我疼,小敏不敢動。沒辦法,我只能告訴小敏:「寶寶,動一下,來回前後地推動一下,那樣我會很舒服的。」「不會疼嗎?」「當然不會,笨蛋!」這時小敏才開始輕輕地動起來。雖然只是輕輕的,但我也感覺特別舒服。我抱著小敏緊緊地抱著小敏,不停地告訴小敏「快點,用力點,握緊點」。終於,一瀉千裡,jy全部射出來了,射的小敏滿手都是,而且身上還沒紙。小敏看著我我看著小敏,非常尷尬,小敏還問我這是什麼啊?我只好讓小敏擦我衣服上邊,可他說髒,回去洗。



別人說在露天,在野外ML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然而我卻發現,在露天,在野外讓女朋友給我手淫也是非常的舒服,有一種特殊的感覺。



當然在草地上脫掉女友上邊的內衣,在那種自然光下看小敏的胸部,撫摸小敏,親小敏也是別有情趣的。感覺也是非常好。所以後來我們經常到野外玩,我們選擇假山的山洞裡,這裡很隱蔽,脫掉褲子也沒關係,只是那樣的話不能太投入,必須要聽著外邊的動靜,一旦發現有人要先咳嗽幾下讓別人聽到,表示不要進來,我們在裡邊。如果要尋求刺激的話,我們會白天裡選擇在足球場上,公園裡的草坪上,學校樓頂上,用一件衣服蓋在上面就可以了。那才叫真正的天是蓋子地是鋪,抱著女朋友在野外親熱真是很舒服。



慢慢地,我們已經習慣了大膽了,以緻我們中午在教室裡邊上自習時,晚上在錄像廳裡看錄像時,我都會讓小敏把那那滑滑的細細的嫩嫩的手都會伸到我的內褲裡不停地撫摸與推動,讓我興奮讓我陶醉讓我瘋狂,直至我的jy射出來。當然,從那次以後我們身上都備好了很多很多的餐巾紙的。再也不用為手上弄得那麼多而尷尬了。



當然光小敏給我手淫,我親小敏,給小敏撫摸胸部,肯定是解決不了我們那不停地燃燒著的烈火的。熊熊的烈火繼續地燃燒著,而且是越燒越旺,什麼叫作幹材烈火,我想這就是幹材烈火吧。



隨著期末考試的來臨,課程越來越緊,壓力越來越大,看著自習教室的人也是越來越多,考試的前半個月自習室從來都是座無虛座啊,天天都是滿滿的。像那些靠牆角的,靠內牆壁的可以說都是情人專座,如果不沒天亮就去占好或者頭天晚上拿書占好的話是不可能擁有的。因為那些座在外邊的人看不見,在裡邊的人基本上是不會去看別人的,這都是校園裡的一些習慣,看見了也會裝作沒看見,習以為常了。我曾經就聽見過後邊牆角傳來了女孩的呻吟聲,但是誰又好意思回頭看別人呢?當作沒聽見吧,要受不了的話就乾脆出去給他們留出一點時間吧。



我本來就是不愛學習的「壞」學生,每到了這種情況我當然也不可能沒天亮起來和別人搶座了,但是習慣了考試突擊的我當然也不可能不學習啊,不看書考試是肯定過不了的,即使過了也是僥倖。所以我們選擇了通宵,當然選擇通宵的不會只有我們兩個,每到期末考試前,學校會有專門的通宵教室的。



十一點之前我們從學校超市買好晚上的零食與水,帶好外套。兩點半以前,那將是我們學習的最好時段,這段時間我們會靜心地好好地學習,盡量把計劃的任務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到了兩點半以後,一般來說都是昏昏欲睡,什麼也看不進去了。我們不會再呆在那種人多而又枯燥的地方了。當然晚上教學樓門是被鎖了的,有專門的人看管,所以肯定是出不去了。只能在那一棟樓裡邊轉,盡量選擇一個隱蔽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最上面一樓的樓梯上,這樣如果有人上來能聽到他的腳步聲,這時我們可以先發出聲音,告訴小敏有人不要上來。如果在我們之前有人上去了,他也肯定會用同樣的方式告訴我們,使我們只能尋找別的地方。



上面是不會再有人下來的,因為上邊就是樓頂了。這裡應該是最好的地方,一旦被我們佔有,我們會為我們的幸運而先祝賀一下,比如親一個或者擁抱一下。



然後拿出我們準備的報紙一張一張地鋪好,在挽著女朋友的腰部,扶著小敏小心得讓小敏慢慢地坐好。最後我會痛痛快快地一下子坐下去,像是大功告成,我們可以休息了。



通常我會坐在小敏的右邊,因為我的右手力氣比較大。把小敏一下全抱在懷裡,吻吻小敏的額頭,親親小敏的嘴,輕輕地摸摸小敏的胸部,讓小敏一天的疲勞似乎瞬間全部消失,漸漸地美好地進入夢鄉。往往都是在天亮的時候小敏在我的懷裡醒來,我的一條腿和一隻手全部麻了,幾乎是一點知覺也沒有了,正常情況下需要十來分鐘才能緩過來。



小敏剛醒來的時候是不能動的,因為突然從我身上離開動作太大手和腿麻的那種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一般都是先睜開眼睛聊會兒天,問一問睡得好不好舒不舒服,小敏也會問一問我累不累,昨天晚上我有沒有睡覺之類的。當然我肯定是沒有睡著,或者是基本沒睡了,整一個幾十斤的人躺在我的懷裡一個晚上當然也是很累得了,不然腿和手怎麼可能麻成那個樣。但是只要小敏一問心裡就熱乎乎的,什麼感覺也沒有了,畢竟是抱著我愛的女孩睡覺,再累也值得。我總會告訴小敏「不累,你才幾斤重,還有那麼多是地闆支撐著。」當然,小敏也知道我累的,但是小敏就是想躺在我的懷裡睡覺,小敏說:只有那樣小敏才睡得踏實,睡得舒服。



連續幾個晚上我們都是非常的幸運,佔到了那個樓梯,應該是在六月十幾號的一個晚上,同樣是深夜的兩三點時我抱著小敏,並輕輕地撫摸著小敏,讓小敏幸福地睡去。不知不覺他睡著了,然而我卻依然在幫小敏撫摸著。或許是我自己想入非非太興奮了,摸小敏時的動作大了點。不知道為什麼,一會兒小敏醒了,睜開眼睛看著我,並對我說:「阿強,我下邊想你,我要,幫我弄好不好?」那種期待的眼神,那種火焰一般的目光,那種美妙的聲音,一下子刺激的我快喘不過氣來,我的血液瞬間洶湧地向上翻騰,我緊張得不得了。我低下頭吻了吻小敏的額頭說:「寶寶,我用手幫你弄好不好?」「嗯?!



我要你用你下邊的那個給我弄。」說實話,那個本來就有點好色的我,那個深愛著小敏的我,那個早已就想擁有小敏的我,那個一直和小敏在一起想入非非的我,那個每次小敏幫我手淫的時候都是想著在跟小敏ML然後達到興奮極點的我,怎麼可能不想呢?只是一直不敢向小敏要求,畢竟我們還沒有結婚,畢竟我們還是學生,畢竟小敏是一個比較傳統的女孩子,所以我再想要也不敢向小敏要求,我再想也要控製住自己。但是,此時我的心情完全是不一樣的,因為小敏讓我意外,小敏讓我驚奇。



瞬間我的JJ硬了起來,像鋼鐵般地硬了起來。我迫不及待地站起來脫下上衣給小敏當枕頭墊好。在親了親小敏的額頭,問了一聲:「寶寶,真的要嗎?」「嗯!」我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說了一聲:「寶寶,你睡好啊,馬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