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ddtv.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暴力虐待 » 歧途(1-5)

歧途(1-5)

第一章 賤奴小潘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著煙,一言不發的望著正在梳妝台邊化妝的娜娜。成

熟女性的曲線被紫色的緊身一步連衣裙包裹的凹凸有致。側過臉來,白淨、精致。



「老公,你確定這個人值得信任嗎?」我站起身,來到娜娜的身后,握著她

的雙肩:「放心吧,老婆。不然我也不會讓他來了,你會喜歡他的,別緊張,好

嗎?」「那好吧……只要能幫你,我都會去適應的。」「乖。」我吻了一下娜娜

的額頭,給以安慰。



我又重新返回到沙發坐下,點燃一根煙。我又何嘗不緊張呢,雖然今天這個

男人只是個奴,只是我們夫妻性生活的一件助興工具,但這樣的體驗畢竟還是第

一次。我是否有足夠的掌控力能夠HOLD住整個局面是個很大的問題。還有就是,

對我的病情是否真的有用處……



一段時間以來,在夫妻生活中我越來越力不從心,也就是人們說的ED. 去了

很多醫院,醫生都告訴我沒有器質性的病變,也就是說不是生理問題。之后看了

心里醫生,心理醫生建議我們需要爲性生活增加情趣,更多的了解彼此的身體,

積累愉快的性生活來讓我建立信心。



我自己也在網上搜尋一些這方面的資料,鬼使神差,在網上了解到了SM. 意

外的是對此我一點都不排斥,反而有種激動,性趣也特別高。



在內心矛盾了很久后,我坦誠的告訴了妻子,給他講解了一些SM的理論和規

則。娜娜雖然對此一竅不通,不過她覺得只要可以幫我,只要是安全的、衛生的,

也不妨可以一試。



于是才有了今天將要發生的事情。



「叮咚」門鈴響了。



娜娜從凳子上跳了起來,不知所措的望著我。



「別緊張,親愛的,你先回房。」我定了定呼吸,打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男孩,精心倒持過的短發,還能聞到發蠟的香味。一張

稚氣未脫的臉,白淨,皮膚很好。身高和我一般,175 左右,偏瘦。這樣的小白

臉,我想他一定很受女同學歡迎。



「來了啊?」「恩,叔……哥哥,好。」「你想叫我叔叔?!我有這麽老嗎?

呵呵」「不不不,哥哥好,比我想象的年輕好多。」相視一笑,讓氣氛暖和了不

少。



讓進屋,沙發坐定,我先開口。



「小潘,你嫂子在屋里,一會兒我會介紹你認識。不過在此之前,我有三個

要求。」「成哥,您說,我聽您的。」小潘低著頭,玩弄著自己的指甲。真是個

老實的大男生,讓我覺得很滿意。



「第一,你要完全接受我們的指令,不可以違背。當然我們不會傷害你。



第二,沒有得到允許,你不能對我們,特別是你嫂子做過分的行爲。



第三,今天的事情只有我們三個人可以知道,你懂我的意思吧?「」放心吧,

成哥。我懂規矩的。「」好,那麽我們開始吧……我去拿工具,你……你脫衣服

吧。



? ? 第二章女主人



回到客廳的時候,小潘已經一絲不挂的坐在沙發上,見到我出來立馬站起身。



年輕真好,我打量了一下,干淨,清爽,略有線條。值得一提的是,小潘雖

然人瘦,但是雞巴一點都不小,或許是因爲他的陰毛刮的很干淨的緣故,坦白講

疲軟狀態下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很干淨,白白嫩嫩的一條。



「跪下,把它帶上吧。」我甩過去一條事先準備好的項圈。



看著小潘很聽話的帶上了,跪在那里。我起身往里屋走。



我拉著娜娜的手來到客廳,娜娜嬌羞的躲在我的身后。我用手環抱著妻子到

沙發坐下。



「小潘,擡起頭來,讓女主人看看你。」「是,女主人好,賤奴給您請安。」

「哈哈,主人?賤奴?老公他爲什麽跪著啊……」「他是你的奴隸,在主人面前

當然要跪著呀!」「奧……這樣……看著蠻好玩的。」娜娜一手捂著嘴吃吃的笑,

看來她對小潘並不討厭。



「來,賤人還不快伺候你的女主人!」我下了命令。



小潘恩了一聲,往前爬了兩步,伸出舌頭開始爲娜娜舔腳。娜娜躺在我的懷

里嬌羞不已,時不時又被癢的花枝亂顫:「啊……癢死了……哈哈哈……討厭…

…」我往邊上的沙發挪了挪,故意隔開一點距離旁觀這一副美景,順便點起一根

煙。



妻子斜靠在沙發上,仰著頭,閉著眼睛,從臉部神態來看,已經從剛才的瘙

癢轉而有些享受起來。沙發下,一個白花花的身體正勾隆著,像狗見到骨頭一樣

的忘情舔舐。



自己的設想變成了現實,心里長長的輸了口氣。當然這不是我要的全部,好

戲還在后頭。



「啊呀!」突然妻子大叫了一聲。



隨后就傳來小潘的道歉聲:「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對不起主人,奴才不是

故意的。」「怎麽啦?!」我大喊道。



「老公,沒事,可能是他的牙齒刮到我了。」「該死的東西!!看我怎麽收

拾你!」我隨手操起一根散鞭朝小潘走過去。



「主人饒命,賤奴不是故意的,主人……啊!」我的鞭子還是應聲打破了他

原本白淨的背部,留下一道豔紅的血印。



「老公!饒了他吧,他不是故意的!」妻子爲他求情起來。



「不行,不教訓他,他是不會記住的!這種賤東西就是要好好調教的。」說

話間,我又是一鞭子下去,回應的又是一聲慘叫。原來施虐真的會讓人興奮,這

是我此時此刻的感受。



「老婆,你來。」我把鞭子遞給娜娜。



「我?算了吧,我不敢……」「那我就打死他!」我做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



「哎……老公!」娜娜拉住我的手臂,猶豫了一下:「那我來吧。你下手重,

你會打壞他的。」「好,那你來。」我回到剛才的位置坐下。我很樂意看到妻子

這樣做,這樣她才會有參與感,才會越來越像個女王。



妻子站在原地,握著鞭子,愛憐的看著腳下的小潘又看看我,甚是爲難。



我朝她努了努嘴,示意她。



妻子一咬牙,一閉眼,一揮圓臂,鞭子落在了小潘身上,卻完全沒有力道。



我忍不住笑出來:「哈哈,老婆,你是在給我們的小奴隸撓癢嗎?!」妻子

立馬羞紅了臉,朝我懷里撲來:「討厭,人家確實下不了手麽,嘿嘿」「算了,

算了。賤狗,今天就看在女主人的面上,放你一馬。還不快謝謝女主。」「是。

賤奴謝女主恩慈,主人不但長的漂亮,心地更好。賤奴以后一定好好伺候您!一

定聽您的話!」一邊說,一邊磕頭。



「呵呵,恩,小嘴還真甜。」對于小男生的討好娜娜很是受用。



「老婆,小賤的嘴巴可不光是只會甜話這麽簡單奧。」我湊近娜娜的耳邊:

「他給我的郵件里說,他的嘴可以讓女人……」



第三章高潮



「高潮!!」話音剛落,妻子立馬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漲紅了臉。



「是的,你想試試嗎?」我在一邊煽風點火。



「這……不好吧……老公你肯啊……」娜娜話雖這麽說,但是視線已經轉移

到了小潘的身上,眼神中寫滿了期待。



「肯啊,爲什麽不肯。只要老婆高興,我就肯。」「不行,不行,還是不要

了。一會兒好丟人的……」我握著老婆的手,安慰道:「這里只有我們3 個人,

一個是你的男人,一個是一只下賤的狗。不要怕,另外這樣會讓我很興奮的……」

「真的嗎?老公」「是啊,你忘記我們叫他來的目的了嗎?」「那……那……那

好吧。」「太棒了,來,娜娜,你坐到這里來。」我拍了拍沙發中間的位置,在

娜娜坐下的時候,我隨手將她的裙邊往上褪。



妻子正要開口,我立馬堵住了她的嘴:「不這樣,它怎麽舔的到呢?放心吧

~ 老公在邊上呢。」一早我就叮囑過娜娜不需要穿內褲,此時她的下體完全呈現

出來。



「來,賤人,要是做的不好,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知道了,主人。」出

乎我的意料,小潘很有技巧的從大腿根部舔起,接著大陰唇,娜娜的陰唇被小潘

吸在嘴里允著,妻子則面紅耳赤的發出呻吟。



太厲害了,居然還沒有碰觸到女人的陰部或是陰蒂就已經讓人欲仙欲死了。

以往我都是直接舔娜娜的陰蒂讓他獲得高潮的。小潘的口舌功夫果然比我厲害,

何況他才20歲。真不知道他的這些經驗是那里來的。



此時,我發現妻子已經不再是躺著被動的被舔,她的屁股離開了沙發向上擡

起,還有節奏的往小潘的嘴上頂。臉上也有了欲求不滿的難忍,小潘這才將計就

計的開始用舌尖有意無意的劃過娜娜的陰蒂,時而又繃直了舌頭在陰道口來回抽

插。



「啊……對……就是這里……恩啊……」「不要……討厭……受不了了……」

見狀,我知道娜娜已經徹底迷失在情欲中,故問:「怎麽啦?老婆。」「癢……

老公……好癢……好舒服……」「哈哈,到底是癢還是舒服啊?」「恩……恩…

…里面好……好癢……但是好舒服……」娜娜已經漸入佳境,我自然也不能閑著。

我立馬將自己脫的一絲不挂,開始套弄。



不知是不是因爲沙發的角度問題,娜娜突然坐起身,隨后撅起屁股趴在了沙

發背上,一邊說:「來,賤賤,這樣舔,這樣舔姐姐,快來!」看著娜娜豐滿的

屁股高高撅起,股間一抹褐色殷紅完全暴露,早已水漫金山。



要知道娜娜一直算是比較保守的女人,在我的記憶中也沒有幾次如此的主動。

今天卻……莫非……一種不好的感受讓我頓時陰霾了,難道自己的技巧真的不如

眼前這個20歲的男生。



再看小潘已經吻上了娜娜的陰部,由下至上有節奏的舔著,不放過任何一寸

肌膚。娜娜眉頭緊鎖卻紅暈浮上,滿是媚態。雙手也自然的托起自己的雙乳不住

的揉捏,食指和拇指有意無意的按搓著自己的乳頭。



「女主人,賤奴還有更厲害的,您想試試嗎?」「要……我要試……我要!」

還沒等我開口,妻子已經接近于嘶吼般的喊道。



只見小潘張開嘴將娜娜的陰蒂整個包裹,從他凹陷的臉頰看來,更像是吸。

口腔中舌頭分滾,伴隨而來的是娜娜歇斯底里般的喊叫:「啊!!!」娜娜張著

嘴,確半天沒有再突出一個字,只要臉上的肌肉傳達了她身體的愉悅。剛才迷離

的眼神轉而變成雙目圓瞪。這個場面我只在AV女優身上看到過,是那種超出身體

極限快感后的驚恐。



娜娜的陰蒂在類似一個真空的狀態下堅持了一分多鍾,整個人癱軟下來,豐

滿的雙乳隨著胸部劇烈的起伏而顫抖,整個臀部猛烈的起伏著,左搖右擺。很明

顯,她高潮了,強烈的高潮。



小潘很識趣的跪倒一旁,嘴角微微上揚,我能感受到他不想外表的得意。



「老公。」娜娜有氣無力的叫我。



我一回頭看到的畫面,在日后很多時間內成爲了我心頭的痛。



我看到的是一個披散著頭發,寫滿滿足的眼神,白里透紅的臉頰……最重要

的是……是她的嘴角邊挂著明顯的口水,布滿了這個下颚,有的甚至垂到胸前。



妻子居然被一個奴隸舔到高潮,舔到失控,舔到口水橫飛……



「老公!」「娜娜,我在。」我走上前去俯身把她擁進懷里。



伏在我的耳邊,我仍可聽到她緩緩的喘著粗氣。



「舒服嗎?」我違心的問道。



「舒服,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過。好猛烈。」說罷,她扭過頭看了看跪在腳下

的小潘,眼中內容豐富。我看到了愉悅、感激甚至……甚至還有崇拜。崇拜!!!